写鸡汤文走红网络,狂赚400万稿费登作家富豪榜,90后作家有多野?

“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,如果没有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”

这是卢思浩在作品《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》中的经典句子,不知多少次被人小心翼翼地写进摘抄本,视若珍宝。

他是90后百万畅销书作家,被誉为“治愈系男神”,用笔下的小故事抚慰着一个个孤独行走的灵魂。

但也常被吐槽,文字一味强调正能量,过于热血,逻辑不通,简直是无病呻吟。

不仅如此,他和孙宇晨、张皓宸、苑子文、苑子豪等一众网红写手的走红,令不少文学评论家直呼:“90后作家”这个物种是不存在的!

面对种种质疑声,卢思浩并不在意,笑言:“写作就是很自私的事情,我只想对自己负责。”

01

17岁时,卢思浩远赴澳洲留学。

陌生的文化和环境,一下子打破了他对异国生活的幻想,随之而来的,是无穷无尽的孤独与彷徨。

那时候,他只能靠联系旧友聊以慰藉,常常守在电脑前好几个小时,就为了等国内的朋友上线聊天。

但由于时间和距离,总难免与朋友渐行渐远,苦苦找不到出口的卢思浩,重新翻开了自己珍藏已久的书。

他读村上春树,读周国平,逐渐明白,有些事情天生只能一个人做。

在书中找到共鸣的卢思浩,开始在网上用文字记录自己的心情。

随着几篇随笔在人人网上走红,原本迷茫的他收获越来越多的认可,也坚定了走写作这条路的想法。

上大三时,卢思浩想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,天真地以为出书要自己给钱,于是把自己全部积蓄都投了进去。

后来才发现,那是个空壳公司,书印了一两千本,最后只卖了200本,钱都打了水漂。

最落魄时,他身无分文,白天在地铁睡觉,晚上去便利店,不敢回家,也不想去找朋友。

这时,好友千里迢迢来找他,带他去公园跑步,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,说了很多安慰的话,但有一句他至今难忘:

“你看,你还是要呼吸,你还是要活着,只要还活着,就一定会有明天。”

于是,后来就有了第二部作品《你要去相信,没有到不了的明天》。

卢思浩说,“写作是我对抗生活的唯一有效方式。即使没人读,即使再难过我也要写。”

很多时候,他笔下的文字,最先鼓舞的是他自己。

有人在豆瓣上给这本书留言,“这种鸡汤书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打个鸡血,心情一好就马上扔掉的东西。”

在低落时翻开,享受瞬间的感动,然后擦干眼泪,收起沮丧,回到现实继续前行,大概这就是“鸡汤文”的意义。

有一次,卢思浩在天津签售,有个读者跟他哭诉:“卢思浩,我朋友说你的书不值得看。”

当时他的心情很复杂,只能安慰读者,不要委屈,如果能从书里得到某些答案,如果可以在难过无力的时候,奋起看一页单词,就足够了。

在他看来,如果他的文字能帮到别人,哪怕被认为心灵鸡汤,他也无所谓。

卢思浩最爱看《灌篮高手》,于是发誓,要那样热血地活着,不管发生什么,一步也不退让。

保持正能量,热血且善良地活着,就是卢思浩的常态。

琐碎的日常,琐碎的情绪,琐碎的崩溃,也是大多数人青春时期的常态。

02

2009年之后,随着人人网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的兴起,越来越多人把在现实生活中不便诉之于口的情绪,以文字形式在网上分享出来。

而对于很多网友来说,这样的分享往往是不带伪装的,很容易满足他们的好奇心,并且能从中得到共鸣。

这时,那些对人生具有独到、成熟见解的作者,就收获了大量的粉丝,在线上和线下都拥有强大的号召力。

同时,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,人们越来越青睐碎片式阅读,暗含生活道理的小故事,短小精悍,通俗易懂,更合大多数人的口味。

于是,在郭敬明、饶雪漫等传统纸质书作家之后,一批网红“偶像作家”迅速崛起,“治愈系青春文学”开始风靡市场。

2012年,刘同出版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,短短半年销售突破百万,版税高达700万,登上了2013年的中国作家富豪榜。

2014年,张嘉佳的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拿下各大图书平台销售冠军,以1950万版税荣获当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榜首。

与这些阅历丰富的80后作家相比,90后作家更擅长从生活小事出发,描写琐碎的情绪,总结出极为细腻的感悟,写到读者心里去。

卢思浩说,自己不是刻意去营造鸡汤,他写的就是自己的生活,并不能控制读者接收到什么信息,作出什么样的反应。

有人说,90后的痛点,就是过度自由带来的迷茫。

“我们是很矫情的一代,又是最容易焦虑的一代。”

这是卢思浩对90后集体迷茫的解读。

他认为,90后比上一代更早经历孤独和落魄,想从集体中找到自我,但又受到网络环境的影响,被“一夜成名”的神话不断冲击。

难以静下心思考,能力撑不起野心,太想走捷径,在现实和理想的夹缝中苦苦挣扎,于是焦虑、恐慌、颓唐接踵而来。

自我,又渴望陪伴与爱,这就是90后的矛盾。

他们在孤独无助的时候,满腔情绪却无人诉说,这时拿起一本“治愈系”的书,透过文字,就像是和朋友在唠嗑谈心。

一如卢思浩在《你也走了很远的路吧》写道:

“你要走,走到灯火通明。”

“你要变成想象中的样子,这件事,一步都不能让。”

也许有些矫情,但的确有人,靠一段话撑起了一段时光。

03

2015年,卢思浩出版《离开前请叫醒我》,并以400多万的版税入选第十届中国作家富豪榜。

在接下来几年,卢思浩逐渐解锁编剧、电台主播等身份,还曾为刘亦菲演唱的电影主题曲《还在这里》作词。

2019年,卢思浩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时间的答案》。

在此之前,不少青春文学作家纷纷转型长篇小说,刘同在2017年出版《我在未来等你》,张嘉佳在次年推出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。

在决定转型时,有朋友劝卢思浩,长篇小说恐怕不好卖。

他想,无论是哪个年代,都有标志性的作家,例如50后的莫言、60后的毕飞宇、70后的徐则臣、80后的韩寒等,他们会把自己的生活写成小说,让世人透过文字窥见那个时代的精神面貌。

但90后的生活多数没有大喜大悲,又因网络太发达,没人愿意沉下心写一个关于90后生活的故事,所以他想写一本书,能宏观地展示90后的时代性。

他坚信,即使只有5%的人愿意看,那么一个好作品也会被人慢慢发现。

为了取材,卢思浩到处旅行,常常往新疆、漠河等偏远的地方跑,希望能在时代和网络包裹着前行的个体中,找到最真的一部分。

《时间的答案》里面的主人公,一边成长一边失去,内心复杂而敏感,或许这就是卢思浩所期待的,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多年来积攒的忠实粉丝不在少数,所以新书签售时,场面依旧火爆。

豆瓣上的评论褒贬不一,有人吐槽“无病呻吟”、“甚至不如最开始的鸡汤文”。

也有人说,“读到了自己,读到了寂寞,读到了挣扎,也读到了希望。”

众多青春文学作家转型的背后,除了想证明自己,摘掉备受嘲讽的“鸡汤写手”标签,更多的是,鸡汤书在市场上已逐渐遇冷。

数据显示,在2016年的中图书销售榜单中,心理励志类远远超越其他类型图书,甚至在有些平台的畅销书TOP10榜单中,鸡汤书足足占了一半。

但随着信息接受渠道的增多,以及《奇葩说》等语言综艺的走红,内容同质化严重、逻辑漏洞大、故事浅显的鸡汤文,已经满足不了年轻人对深度性内容的渴望。

到了2018年,鸡汤书等快餐文本已明显减少,上榜的多为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月亮与六便士》等经典读物。

而对于治愈性文学,《偷影子的人》、《解忧杂货店》等实力小说更受年轻人的青睐。

用一个或多个小故事得出人生感悟,把负能量转换为正能量,是鸡汤文的最大亮点。

但所有的心灵鸡汤,都只是一时的安慰,真正能解决问题的,是冷静和理性。

鸡汤文不再受欢迎,是因为年轻人更理性了吗?

未必,这个时代,能独立思考的人,还是少数。

正如卢思浩所说的,“我担心的,不是年轻人不读书,而是年轻人不思考。”

无论是哪种类型的书,都只能给读者指一个方向,点一盏灯。

但路,还是要自己去走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南亿财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